首页>

办理健康证前能吃东西吗?_4

时间:2020-12-03 11:32:40 /人气:921 ℃
办理健康证前能吃东西吗?

来自xingyao6351925的回答:

刚被中国电信赶走了,这是我要写给党和政府的信。 各位敬爱的领导: 见信好! 我是以一名党员,同时也是中国公民的身份给你们写这封信的。 我是一名2009年应届本科毕业生,主修通信工程(移动通信和计算机通信方向)。今年8月14日到中国电信一分公司报到,8月19日入职体检,被查出携带乙肝病毒(大三阳,肝功能正常),现公司已要求我无条件离开。 我平时身体健康,体育成绩也不比别人差,大学四年100m总是班里第一,也是班篮球队的主力。我大学学习成绩是班里第三,而且我已通过了中国计算机软件专业技术资格和水平考试的高级程序员和网络设计师水平考试,换句话说,已具有软件工程师和网络工程师的工作水平(只是还没有较高的从业经验,我渴望工作),另外,我的学士论文是班里的唯一的优秀论文(连续一长时期,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结果,我也不累啊!)。在个人组织能力的培养上,我当了二年半的学习委员,在非典时期,我还当了半年的班长。在个人思想的发展中,我从一名普通的团员,成长为一名优秀团员,再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共党员。 从上面的陈述中,各位领导可以看出从身体上、学习能力上、专业技术水平上、思想上、组织能力上,我有能力去工作,去履行我作为一名党员的义务,为人民服务。 在体检之前,我并不知道我也是乙肝携带者这么一个庞大的社会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以下是我咨询了学医的同学和上网得到的消息: 一:中国有1.2亿乙肝携带者。 二:医务工作者认为,只要肝功能正常就能工作。 三:网上到处是歧视1.2亿同胞的帖子。我十分害怕我的人生路会和他们一样,我才23岁,不知道未来的路如何走。 四: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在网上看到浙江公务员考试,有位姓周的同学因查出携带乙肝病毒而杀害人事干部。杀人固然不对,可是这也不能全怪周同学,是社会的歧视和生存的压力使他暂时失去了理智。谁也不知道在这两者的压力下,人间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惨剧发生,会有多少惨剧发生。我现在是以一名中共党员的要求克制自己,我也不想损害党在人民群众面前的光辉形象,可是我也得生存,也得找工作。如果全国大江南北对乙肝携带者杀声一片,我不知道在生存和党性中,我要选择哪一个。 五:网上有消息说,找工作被查出乙肝携带的自杀者大有人在。我才23,有能力为祖国的建设进自己的一份力。我可不想自杀,因为太对不起养育我的父母和教育我成才的老师。可我的生存压力太大了。 六:网上有消息说,有不少研究生以上的中国大学培养出来的高级人才,因为乙肝病毒被迫出国。有学长在走之前说:“不是我不爱这个国家,而是这个社会容不下我”。就这样,中国有多少人才背井离乡,用社会主义国家培养的本领,去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服务去了。我在想,我是否也要学习乙肝学长们,走这样的一条路:考研、考博、上博士后,后出国,以在发展国的社会主义国家学到的知识去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做出全人类的贡献。我想,若毛主席泉下有知,有何感想?是对我国能大量出口人才而高兴,还是对我国的人才流失而悲哀。各位领导,我国已加入了WTO,我国的人才够吗? 七:为什么在有疫苗的条件下,我们大小三阳的生存空间却越来越小?医学工作者认为,传染病的传播,要有这样三个前提条件:传染源、传染途径和易感人群。我们1.2亿人承认,我们是潜在的传染源。同时,我们相当清楚的知道,乙肝病毒是通过自过血液传播的,在正常的工作和学习中,是不会轻易传染给别人的。另一方面,乙肝疫苗的出现,若人世间的幸运儿打上三针,有易感人群吗,有我们可感染的对象吗?就在全国上上下下开打疫苗的同时,也造就了我们的人生悲剧:全国普查乙肝,我们无处藏身。一次乙肝两对半(三对)的检查费可给好几个人打疫苗,为什么单位都要查乙肝,年年查?我们是被赶走了,可除了把我们灭绝外,我们还在社会上为最基本的生活到处奔波,我们还是社会上的人。 八:我们上学只受某些专业的限制,可是我们的就业却是行行受限。在这里,我要向各位领导、全世界大吼:我们能上学,为什么我们不能工作?在中国,一个普通家庭培养一名大学生是不易的,可以说是全家省吃俭用来供一名大学生上学的。在现实中,我亲耳听到,有位长辈说一个参加高考的孩子最好落榜,因为他的家庭供不起他上大学。可这个孩子不幸考了高分,又不幸在高考的体检、大学的入学体检和毕业体检没对乙肝有要求,又最不幸的是大学四年埋头苦读,成绩名列前茅,最最不幸的是大学毕业有了成果,当要开始回报父母、社会的时候,不幸在入职体检时查出携带乙肝病毒,人生道路上最大的不幸发生了。这个孩子就是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对父母交待。 九:我了解到中国台湾和东南亚的许多国家,民众的乙肝病毒携带率远远高于中国大陆,可为什么不歧视乙肝携带者?是人家民主,还是因为感染率高,大家都息息相关,所以大家可以安心工作,不受歧视呢?若是前者,我只能认为中国的民主建设需要一段太长太长的时间了;若是后者,我们1.2亿人中可能会有人极端地想,要是我们的战友有5亿,谁歧视我?在艾滋病人受歧视的时候,不是有人用带病毒的针头扎人吗?我们中难道要有人也用带病毒的针头去扎人,造成社会的混乱,才能吸引我们的党和立法机关的眼球吗? 十:现在单位对我们年青人和我们同样是携带者的长辈们不平等对待。全国乙肝携带者超过10%,在我们的长辈中也有许多的携带者,他们现在不是也在工作吗?下面是我和报到单位人力资源部一个助理的一段对话: 我:全国和我一样的不是有1亿多人吗? 助理:是的,但我们公司对新进的员工有这样的要求。 我:不是有疫苗吗? 助理:(不语) 我:可是我能上大学,现在我也可以考研,上学没有这样的要求的,我为什么不能工作? 助理:上学是上学,工作是工作。 我:可是,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公司也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啊? 助理:是的,可是他们都四十几岁了,我们能让他们走吗?我们只对新进的员工有这样的要求。 我:(不语) 我清楚地知道,在国家的老一代公务员中,乙肝的携带率和全国平均10%的水平差不多。我恨自己生不逢时,为什么不早生十几年或晚生十几年。我们在这样的时代出生和成长:当我们出生时,整个社会的医疗水平低,无法割断乙肝病毒的垂直传播,也无法对医疗器械作彻底地消毒;当我们上学时,除了一些专业限制外,并无此要求;当我们就业时,问题出现了,我们被社会给抛弃了。 我们乙肝人现在能干什么?我们只能等死?我们只能等再过几年、十几年,人们对我们有了进一歩了解后,给我们生存的机会吗?不,我们二十几岁的青年人不能等,因为我们有体力、有能力为社会的发展出自己的一份力,为个人的前途奋斗。我一直在想这样的一个问题:全国普查乙肝,排斥乙肝携带者的后果在人才的浪费上不亚于文革。当我们为生存、为发展愁白了头,身体严重受损(不全是乙肝病毒的缘故),精神倍受打击后,这时,社会认可了我们,政策帮助了我们,给了我们活路,可我们还有体力、有精神来为人民服务、为个人的前途奋斗吗?没有,我们只能是科技发展的牺牲品、政策的牺牲品,是中国乙肝时代的人间悲剧。这辈子,1.2亿人中相当多数人完了。 从医学上讲,大多数携带者能和正常人一样长寿。可是我想,哪怕我只能再活十年,只要社会不再歧视我,给我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人生舞台,我的一生还是辉煌的一生,是可有作为的一生。我不怕自然死亡,我只怕被歧视地死亡,在等待中孤独地死亡。 全国有1.2亿乙肝携带者,加上他们的亲人、好友,涉及人口达到全国一半的人中以上,乙肝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我们的党如果不注重这样的一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社会大问题,社会的稳定将要受到极大的破坏,因为在这样一个花花世界的时代背景下,青年人找不到工作,比四十几岁的工人下岗更为可怕。青年人的路还长,青年人的思想比较激进,青年人的形为可能比较极端,为了生存,可能会有人做出极端的形为,其中也包括自残、自杀。我以前、现在是以一名党员来严格要求自己,可是我不能想象,当我求职屡屡受挫时,我若还以一名党员来要求自己,我只好选择自杀,了此残生了。 亲爱的党、敬爱的领导们,现在全国上上下下几千万党员在学习“三个代表”,在学习“与时俱进”,在学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难道我们1.2亿乙肝携带者就不是中国公民,就不是“三个代表”代表的对象。“三个代表”何时能代表我们1.2亿的大小三阳。 我相信科学,我相信乙肝会给人类消灭。让我们参加工作吧。我们一边工作一边等,等特效药的出现。我们中的大部分人(特别是青年人),至少还能活上十年吧。我们就给科学家们十年的时间。现在的科学技术一日千里,我相信十年后,人类完全能消灭乙肝。 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也同时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我对组织、对政府强烈提出这样的请求: 一:去除公务员体检中对乙肝大小三阳的限制,不查二对半,只查肝功能。公务员考试的体检标准示范性太强了,我们1.2亿同胞恨它,恨它让我们失去了宪法赋予我们参加管理国家的权力,也失去了劳动法赋予我们正常工作的权力。 二:给全国1.2亿同胞除外的幸运儿都打疫苗吧。我们也不想害人,我们深刻地亲身体验到得乙肝的痛苦,我们不能让我们的队伍加大。 三:强烈请求立法来保护我们1.2亿人的弱势群体。国外艾滋病人多,所以国外有立法来保护艾滋病人。我国可是乙肝携带者多,是艾滋病人的几十倍,是我国的国病啊。得乙肝不是我们的错,是以前整个国家医疗卫生条件不好的错,可在倍受歧视的我们1.2亿人的眼中,又好像是近几年来医疗卫生条件改善的错。谁对谁错,现在已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如何还我们1.2亿人一个清静、公平的世界,如何保护我们的隐私权。 四:招工的体检要求要和高考的要求一样,我们能上学,为什么我们不能工作?在有疫苗的今天,取消二对半检查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这种检查是多余的,这种检查的最终后果,是花钱来挑战社会的稳定。 五:强烈要求打击治疗乙肝的假药。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种对付乙肝的特效药。可是在我们中国大陆,有多少种专治乙肝的药啊!有多少人,在社会、单位的压力下不得不治,就这样,每年几十亿、上百亿的血汗钱给了药商。可付出这么大代价的治疗效果呢,有少数人好了(绝大多数是乙肝的自愈),绝大部分无效果,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幸给治成了肝功能不正常。在无特效药的条件下,只有国际公认的几种对肝功能不正常者有一定的疗效的药外,一切都是假药。请领导们体谅乙肝携带者谋生的辛苦,不要让我们的血汗钱给我们亚健康的身体再造成伤害。 六:严打传媒混淆视听、谋利的广告。正是传媒的“乙肝三歩曲”的广告,让民众谈肝色变。广告什么?广告假药,广告无效疗法。我们能治,我们能不去治?传媒说出来,我们的生存空间还余多少?国家曾三令五申要求不许对乙肝药品作广告。可是,上令而下不达。放眼中国传媒,有多少报纸写着包治乙肝,多少的地方电视台在吹嘘什么什么可治乙肝的新疗法。为了谋利,就要危害我们的权利,这是何世道! 七:全国上上下下1.2亿人期待着国家能体谅我们有病要治的心情,请大量投入研发治疗乙肝的药物吧,而不是仅仅给未感染者打疫苗。防是必要的,可治也同样重要,要不,只好抛弃我们1.2亿人了。投资开发乙肝药物,从经济上来说,一旦成功,回报将是成千上万倍的;从国家建设的大方向来说,一旦成功,是自古以来,最大一件利国利民的事,举国翻腾,民心大振。 我过几天就要被赶出报到单位了,我将带着这些疑问离开: 一:我能上学,为什么我不能工作? 二:我作为一个可有作为的年青人,同是携带者,为什么公司对我和已入职较久的员工区别对待? 三:“三个代表”何时才能代表我这样一个可以工作的肝功能正常的大三阳携带者? 请各位领导体谅我读书十六年的辛苦,做出立法保护我所在的1.2亿人这一庞大的社会弱势群体的决定,做出大规模研发治疗乙肝药物的决定,让我们这么多不幸的人沐浴在“三个代表”温暖的阳光中。 祝:身体健康! 一个大学毕业入职中国电信一分公司因乙肝大三阳(肝功能正常)目前失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公民 2010年9月11日

来自Olympias的回答:

可以吃


金银岛注册_新濠天地网上地址_珊瑚鱼知识专题|网站地图